十九岁的少年谈什么恋爱,生命刚刚开场,亟待用鲜活的肉体去诘问每一条旧序陈规,强硬地朝一切轻蔑与贬低竖起中指。头发乱七八糟地朝四面八方翘出漂亮的棱角,挥霍极盛的生命力,狠狠地掷开阻碍视野的淋漓大汗,行走在瓢泼暴雨下,任狂风骤至,重重地砸在不甘臣服于平凡的脊梁,却削不平任何恣肆和暴戾。是要在极夜里狠命挣开眼皮,向太阳投去凶悍的一瞥,把金乌钉在穹顶上——。把挚爱用痛苦烙在手腕里,置身于人声鼎沸,啤酒辛辣地灌入五脏肺腑,及至在灵魂中发酵,拙劣地吸烟,用白皙的手掌拢不住的一泼热血,何止沸腾。唉,谈什么恋爱,应该在最明媚的年纪里被生活碾压成一把碎骨,以最哀恸的声音哭嚎。

2018-07-14 1 4
 

一个生贺。

我这里没有极盛的湖光和绸缎似的晚霞,无云无雨无风,天空像极淡的水彩沾了污,即使是蓝也是忧郁的色调,时而有两声鸟的啼啭,悠悠地从屋檐下钻进耳朵缝里,又不是黎明时分,清亮得难免有些不合时宜。

但偶尔这里也很美。

亲眼见证过暮冬的天,早早就睡沉了,阖上眼是金粉池里的桃花,然后变成树荫底下的紫罗兰色,最后成为岑寂的夜里的蓝调,幽亮的钴蓝色,从三棱镜里折递出来的色彩,即使不惊艳大抵也是令人心动。白昼也来得晚,上学的时候还是能落着一点尾调,从密匝的树枝里探过去一只求知的眼,天高地阔,云升风轻,白鸽在茫茫金辉里翻起黑色的肚皮,成群地掠过去,尽头是一只鲜红的圆日,依稀有鎏金的轮廓。

爱极了鲁迅先生笔下踊...

2018-07-11 2
 

Ann·Von·Aloysius.

       安约莫是站在迷障里也不会目眩的,却不听不看不说,耳目清明的时候自我蒙蔽,冷漠而热血。


       他长相可称之为俊美,美的意思要少些,两道长眉入鬓,像园丁手下裁了枯萎的花苞的蔷薇枝,被火柴燎烤起的一枝焦黑色,很有些雅致,死去的花也能谱成诗。高鼻梁,深眼窝,棱角分明,像执刀的天平。雨季的时候立在屋檐下头,水光扑簌进去,消融成一圈圈日晕。长睫毛被潮气捋成一绺一绺,鲜红的眼睛大概是水面上幢幢一点夕阳,厚重又鲜明,图一个干净,坦然地撂在日光下...

2018-07-05 3
 

Celt·Grandis.

        塞尔特好像拥有与生俱来的反骨,却始终安稳地蛰伏在惨白的皮肉底下。


        她面容称不上惊艳,像午夜喝的一碗奶油汤,奶白色的雾气蒸腾逸散,扑在脸面上极朦胧,白日梦里头的一个念想。动起来大概是碗底的蚌类软体,不咸不淡。眉宇都是炭笔轻描淡写。最灼人眼球的是一双眼睛,琥珀色,极瑰丽,被长年累月的火烬削下一层白翳,无意间瞥一眼灵魂就被狠狠钉在白十字上,鼻尖萦绕冷的硝烟。...


2018-07-03
 

疯狂pick居老师,一点都不想写东西。

他睁开眼就是一个故事了,我好想看他戴金丝边眼镜。

确认过眼神,是心动的感觉。

2018-06-23 1
 

Donald·Chieberian.

       唐纳德大概是觥筹间的刺客,恃酒执刀,丝绸牵掩得一身戾气,天鹅绒丝帕挽成花塞进领口,却是一丝不苟,褶皱都折干净,餐刀杀/人,眼里有白月光。要说惊鸿一瞥,应当是舞台上揭幕现身,似引颈受戮的一场弗拉明戈,汗水交汇成数道纵横的河,挑最剑走偏锋的罅隙,他神色总是淡,像飞鸟掠过白日来不及撤走视网膜上一秒见证,终了却用墨笔恣意泼上的一道劲锋,不管是否信服那就是山壑。眉弓上横飞陌刀,双目挟持烈光,而口中常含天高风轻。西西里的毒药罢,男女通杀。


苏鹤滦。...


2018-06-23
 

       三伏天的火驯服了每一个烈日下行走的活物,米歇尔待在空调房里,落地窗外的燥热晾在他眼里不过一片荒野。稿纸成叠地压在肘下,凉风煽动着边角,同时镇/压着暑气抛掷的动荡。少年人浆洗得雪白的衬衫被掀起一角,背脊似一张拉满的弓,露出一小截腰线也富有张力,温凉的肉/体浸在窒息的冷洌里,像冬日里初雪纷扬地落了个彻底,推开窗嗅到的第一味冷药,他的爱大概是罹患一场病症吧。

       米歇尔支着胳膊向外看,手腕细瘦几乎形销骨立,侧掼一道青筋又极有力道的,漫无...

2018-06-23
 

他们迂回了一万条山川,爱与爱分手情不得已,误解了迷惘是最钟情,明跃的日子里伪装风信子和山茶花,到底心底纳熠熠日光,你知我不知七月的海面初平鸥鸟成群。或许是楼下二十五块九毛一斤的柠檬藏在牙缝作祟,维生素循环递入左心室蒙蔽一厢情愿,只记得吃不掉的果肉在手心痛痒,假使眼泪是说不出的话。欠缺的一杯白开水冲荡辛酸和渴,怕是十年的演技一朝烈日,抛在脸面上解南极的冻土,吻一吻嘴角的颤栗就懂最爱还是第一眼惊艳。

2018-06-23 2 3
 

那时候天高云淡,只记得白日消融成了拢不住的一握潭水,满当地盛在天穹的胸膛里,滚烫又轻薄。萍水相逢,赠一束长风折耳后,携玻璃瓶里沾着露水的百合花香,细嗅也算是鼻翼上翻飞的一个吻罢。

2018-06-16 6
 

因为压抑逃逸所以去谴责受害者啊。

2018-06-10
 
© MeiyuueYep|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