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yuueYep

脑洞。

1、城市里已经没有供人行走的道路,一栋栋高楼挨挤在一起,人们可以直接从这一栋高楼传送到另一座高楼。每个人的步伐是如此地快,分秒都被钉在胸口的便签纸上,没有丝毫冗余的闲暇来思考,严丝合缝地将自己嵌入琐碎的齿轮声里。自然也不会有眼睛从楼与楼的缝隙里朝外看,斜阳红云和机械鸟,上锈的声带唱的是百年前的歌,其中的念想依旧是今人的疑云。


2、神说人死后会去往另一个世界,但会不会另一个世界也是这样的信仰,两个世界交替着重复,你我的对话已然重复无数遍,她死前吃了一袋薯片,保质期是千年前。


2018-09-22
/  标签: 销红

我想看病秧子清冷美人却高高在上,痞气英才不管不顾地缠上他,自觉十成十地爱慕他,什么都依他,什么都为他,而美人一朝落魄病重,他看着白月光的脸,只觉得苍白和假,当即不爱了,背叛离开,自个儿成家立业,混得风生水起,满以为可以与那当初对他不理不睬的美人针锋相对,甚至略胜一筹了,却没想到被人家随手摧枯拉朽,滚进土灰里,大美人咳了两声,看也不看他,只是轻轻用脚尖拨开他挡路的手臂,头也不回地走了。

2018-09-16
/  标签: 销红
3

爱丽丝与爱丽丝。

      Ta出生的时候应是微光纪,不知为何诞生也不会拥有姓名,天地大抵一片混沌,这方天地代指的仅是Ta萌芽的孤岛,岛下迷雾不沾的一片陆地之上早已新生文明。


       而岛上厚重的水雾堆积成终年不散的阴翳,像自顾自结成的鳞次栉比的枝桠,灰黯却不污秽,轻飘飘地聚成一捧手中云,可惜耳目尚蒙昧,那时候的Ta手腕太细,连一寸光都担不住,何以破开雾海,只能懵懵懂懂地化为一道狭长鬼影,身负灵魂深处的温烫隅隅独行。...


其实我很不喜欢向别人求助啊,走路都像在做梦,躺在北冰洋的瓶盖下头沉沉浮浮,困了就啜饮一口气泡水,睡累了就亲亲我的女孩子。社交戒断,懒得伸出触梢,能接收到我无意识的波频我们真的好默契,按个句号会心有灵犀。做个青天白日大美梦,牛肉干有点咸,我好喜欢学校食堂里的柠檬糖水,夏天当然要加冰吹扇叶生锈的电风扇,还有好多数学题。有事戳戳你,没事就不说话,第二天我们还可以是甜蜜美女八点档,甜蜜美女负责罗曼蒂克,本人负责土味八点档,不讲道理。喜欢我你真的好酷,毕竟本人台风预警好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跑完两公里我死了也要睡你。

哑火。

        洛克茜在准备参加比赛的作品,画板上白茫茫的一片雪,盖掉任何繁冗的欲念。调色盘是失掉创造力的笔的遗体,狰狞的缤纷在木纹里笑,比她最爱的口红色号要逊色半分。两条小腿架在高椅上摇晃,漂亮的线条点到足尖上绷的都是虹光,长睫毛颤啊颤,想到“过去”这个主题,她脑中浮现的都是黑色的画,雨水从画框里渗透出来绞住睫毛,一排排的蚂蚁爬进眼眶罢了,沥出猩红色只是代唇说话。


        她以为什么记忆都可以淡忘,未曾想过阴郁的恶臭...

我的努力不值钱,但是我的喜欢很值钱。

因为是我的喜欢所以我说值钱就是很值钱,你说不值钱是因为你没有我的喜欢。(〃` 3′〃)

2018-08-30
/  标签: 销红
1

人品>才气>外貌,4我的心动标准!

外貌是第一印象,才气是支持我喜欢ta的理由,人品是底线!!(。˘•ε•˘。)

2018-08-30
/  标签: 销红

想说的话太多的时候,气泡就会堵住嗓子眼,反而什么都说不出来。

2018-08-27
/  标签: 销红

微光纪。

*联动3月17日的随笔。


        M小姐第一次看见A小姐的画是在高中时期的一个星期六的早上,一个普通的早上。那天的天空像一张无褶皱的油纸,蛋清烙成了太阳,被箭簇云远远地啄了一口,M小姐嗅着四处硝烟,她知道自己赶不上街头最脍炙人口的早餐店前的最后一场战争,于是她骑自行车直接去画室,铁板马路快要把自行车轮胎烤化了,摁在沸油上吃力地向前挪滚。


        这是一个灰色的早晨,她听说这座城模仿中世纪的建筑风格,在这个时节点它也确实...

1个感谢。

><不知道会不会被看到,我很不会聊天,谢谢喜欢。♥ 

  1/6  
“I AM THAT I AM.”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