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枝花追吻

“采白鹿,仙去落场茫茫皑白。”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

上一页 下一页
8月戏文存档。 米歇尔对季节和温度无感,只记得日光徒然地冗长,圈住头顶几寸发旋就无法释手,轰地砸下去是碳酸爆炸,颅内甜度升温以致欲昏厥,鼻腔麻木着吞入几吨空气,皆化作舌尖一吮不可解的海盐,以为视觉也出毛病,天地都撼动抛起熔岩泼了整世的黄澄澄,其实是橙黄色眼镜。 他略忿懑地顶开鼻翼随手取了胡乱一折塞进衬衫口袋,柠檬和橙子撞色撞了个满怀,反递了光摄入玳瑁色虹膜,暑气惑乱里第一抹艳色。刚及身骨堪堪抻开的岁数,拦腰砍断了显摆的路子,主人将其团卷打包一... 6 3
降温花火。 他坐在二楼窗台上,远观天际,薄暮里,地平线吞吐着夕阳喷薄出最后一股朦胧的金光,电线杆间站着的第三只麻雀和僻远处的炊烟,皆被吸进去了。 及至第一颗星星的光从覆了白雾的眼镜里融入视觉中枢,好像夜色泛起的时候自然生起阵阵冷潮,如砭刺入群星的纽带,融化成茶杯中的一簇雪乳转动起来。月白的环境光自为杯沿剔了一道玉色,林荻生陡然发现茶已冷了,要去重煮,没织完的围巾戳住两根长针搭在脚上,勾肩搭背地要拦住他。... 5
我惦念着你遗失的一撮香灰。 我的爱人是一场火光冲天。 1
A little cold. 付丞丞终于下定决心报考央美的时候对我说:我不想订正我的喜欢,也不想借笔藏刀。 后来他提笔画了母亲生前最爱的卡萨布兰卡,夹在沾着露水的百合花间,横放在她卑微低矮的墓前,一页花瓣被挤落了,缝进缄默不言的泥土里,刚下过一场雨,那土丰沃得很,不知道是吸饱了雨水还是缝进了一方积压的骨灰。付丞丞皱着眉头想要对这一生荒唐的女人说些什么,但是以前口头爱得“永远”过了,现在要再将未曾宣之于口的冷漠搪塞给一个死人,左右别扭。 最后他张口,逸出一阵白雾,头也不回地走了,惟有一点点怜悯借花挣出了一道畸形的通路,曾经绝口不提的言语成刀被他安安稳稳塞回了袖里,方才放花的那只手也塞进袖中,和嘴唇一起冻得通红。 2
失效色觉。 譬如杏脯的两片橘红色唇瓣,剔下白玉上一点朱,翻叶一角浸在茶汤里,雪乳是自十里跌宕的黑色山脊隐没处,采白鹿,仙去落场茫茫皑白。 腐萎了花的枯枝至冬时自燃,像只翘着脚尖吹大烟的纤细女人,身骨抑郁成了焦炭黑,嘬唇便捧出一团火烧云,幢幢掩住红日半身,呓语和追吻共情,美人皮拢美人灯,翻落一页,被遗落的正默许烧起。 断壁残垣在废土上生长,被濡湿的青苔被白... 1 4
看小说的时候我就很喜欢老一辈的故事。那时候故事还不是故事,茶馆的小破木桌上就能踩一台戏,庸庸我辈提着惊堂木来来往往,英雄天才从来都是不值钱。今朝盛名锦灰堆,不过是当年随手翻得的一个剑花罢了。 9
焦点失声。 -- 米歇尔拆开塞尔特寄给他的包裹,夹着两只眉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它。他不知道为什么塞尔特要寄给他一台留声机,而且是惯于在小说和电影情节里见到的古早款式。 米歇尔偶尔去教室的那几次都会带上耳塞或者耳机,又惰于在这方面研究用心,于是耳机里的白噪音从耳朵的缝隙里流淌出来,经过一支支聒噪的喉咙,就干瘪地贴成了留声机上的铜锈;米歇尔去酒吧时也更愿意找梅乐作陪而不是塞尔特,因为塞尔特在寄包裹的时候都要附长信。... 1
1.0. 摸鱼。 [水都冷聚变]: “岑淼转过墙角,颈子很长的那只路灯已经很破旧了,他目光囫囵着从灯罩上裂开的‘洞穴’边兜转过去,就着灯光竟也能在阴云间看个月亮似的模样。岑淼在路灯下站住脚,昏黄的光从头顶落下来,因为路灯有两只眼睛,所以倒地的也是两条影。黑黢黢的,像父亲给他的棒球棍。对角的矮房没有关窗,有个扎马尾的小姑娘对着电视里播放的无声映像笑得痴,一个男孩子正站在屏幕中央,自然成为了最瞩目的发光体。岑淼大致瞥了一眼,此时一阵冷风狠狠擦过手臂,把他冻得一个寒颤。又要补校服了,他想。” [青鬼蜃楼]:... 3
Etc. 有生之年产物。 —————————————————————————————————————————— [柠檬海盐]:Celt·Grandis. [纺锤万花筒]:Setton·Grandis. [玻璃香氛]:Michelle·Tlestlemon. [龙舌兰通缉]:苏燚。 [雪窖苇草]:林裘天。 [失衡星频]:林荻生。 [碳枝花追吻]:梅乐。 [冷色光艳]:谢红销。 [水墨殉道令]:付丞丞。 [水都冷聚变]:岑淼。 [天鹅之死]:闻人初。 [弑美凭凶]:傅青诀。 [少年饮剑醒山河]:李炆(李癸生)。 [半副蝴蝶]:今...
半年随笔总结。 一、 她一闭眼就是天昏地暗,隐约地圈养一团光晕,遮光便落了一尾藏蓝的鱼,吞吐出十四行诗。无边的雾挂起数缕长风,风中又有水色的雾,字里行间扑朔着夜的压抑,但她攥着手,就攥住了那一团光。她仿佛在洋流里颠覆动荡,咕咚一声沉下去了,窒息惶恐,满身被风拉扯疮痍,但她挣破海面,睁眼看见天光,白日下的白浪冲激起矛盾的尖,圆日间有天上的鱼群。 二、 难道你认为你们是采撷星子的新时代的基石吗?不,你们只是从一具冰冷的望远镜中作观... 3 11
©碳枝花追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