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原本

“让他醒觉天地未醒的隐光,双目在守不住夜的更定。”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XD

上一页 下一页
美人适合以一片月箔私藏。 4
我不知道你心中所想所向。如果有一天地球失业,我们可以贩卖星球 。 日冕内坍缩的白矮星不再需要辐射预报,人类被撤销,我也不需要仅仅与你潮汐锁定。 这是2019年的第一天,去年她借去的东西还没有还我。这是无偿的更迭。
不能熬夜就定时。 祝你们2019年心想事成,万事顺利,爱自己,也发掘生活的可取之处。 快乐第一。ლ(╹◡╹ლ) 1
之前的黑历史选段。 安西尔现在只是想去看一丛玫瑰,浅咖色的卷发本就像酝酿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但充斥着稚嫩的眼球那样鲜绿,可以轻而易举地欺瞒兀自沸腾的蓝色血液。他践踏过一路暖阳茵草,盯着戒指里的沙漏默数,轻而易举地在人群的暗流下游走,笔直的小腿像最好的白玉石,流入一个不经意的梦。 是夜,安西尔湿漉漉地从刺骨的河里爬出来,他整身地颤栗,冻僵的脑部连接着视神经,仿佛凝结了一层细细冰霜的路径反而更具通感性。...
想了想还是发出来。2018感悟。 付丞丞成人礼的时候,楚岐送了他一束附着夜霜的百合花,纯白得有一种剔透的重量,像是不曾探访的月的背面: “今天很特别,我也说点本不该是我对你说的话。 “我愿你懂得,所有人都是相同的,不可以一味地索取,因为人的感情是有额度的;也不可以一味地付出,因为你在某人心中也拥有同样的位置,不可一味奉承与自我菲... 2
@Message 个人觉得晾哥的文字很像一杯白水或者米饭,很有质感和力道,貌似是寡淡的,但任凭随心所欲。要它是夜就乘一辆单程线火车,冷风莫过于簌簌席卷的枯叶的凉薄,三尾麻雀,两根电缆,一声烟;要它捻着骨末作火折,就烧了十丈软红尘,直腾起窗外一页愁惘的美人蕉,焦了美人。语言很自然,像是漫不经心信笔而作,非常动人。 我很喜欢《哀玉》和最近晾哥写的欧风,那篇删了又发的离愁是我最喜欢的一篇,结局也太绝美了。T T晾哥永远是我女神。(安详) 3
昨天下了一场大雪,灯下斜散一片细盐,没有白昼比雪光更漫长,严冬致热烈。 5 2
兰花三七。 我愿以永远的热烈回应她,等待数年以后噤声的唯一慷慨,像银杏叶卷过我碑前的脚印。 林荻生总不太记得夏天,走快的秒针在手心里攥成濡湿的汗水,在心上滚烫过一遭便匆匆而走,钝化了眼皮的眨动,半副蝴蝶销声匿迹。 他的夏天被忙乱的耳机线充满,写不完的可就地而眠的试卷,压断了生锈电扇的嗡鸣的暑气喷薄着,涌动着,这是一处无从割断的巨流,冲上脸面,便汗流浃背。... 1
我要他惊心动魄,不做案台上你满心欢喜的永生花。他不配被你喜欢,也不求你爱,他是剪了半枝长角的白鹿,年轮里蹲着的一沓梅痕,他是不傍爱的素人。 4
喻瑧川可能并不是家猫,而是火山上的浓雾群起和鲜红火花、拢着霓虹灯的磨砂玻璃、积雪里的碳黑色树枝尖角,以及白开水倒下拥出的透明蒸汽,像刚下完一场雨的灰白天空,天际淋着手腕抹不干净的两只树麻雀;是星星,好天里也吝啬出镜的一两粒。 5
©白日原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