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枝花追吻

“采白鹿,仙去落场茫茫皑白。”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

塞尔特幼年。

夜莺死去了。大概只有我和父亲知道这件事,他漠不关心,我亦无动于衷。它似乎穷尽一生传播噪音与死的鸣泣,并不像书籍中所描写的悦耳,或许是铁钥匙把它的美一并锁入红锈里去了。从我的角度看不清它的身影,但我觉得那具笼子是十分精致的。

假设今天是雨天,此刻是深夜。天空黯然不现群星,云层与积郁将其埋没。我躺在书籍中央,碎片式阅读经时间磨砺也渐乏味,但我仍颇有兴致将它们摊开环绕自身,大约因为这令我的独占欲得到满足,我会幻想这块狭小的去处是我的领地。

天地毫无光彩可言,我甚至不想一窥窗外,我知道所见只有凄凉。枯枝败叶在泥泞里被分解,初现的芳菲会被打落入土,雨声轰鸣,欲擂裂我已开始动摇的心腔。我何不念起乐谱,拙劣模仿一曲卡农。若有幸随夜莺拂向外界,我会极拼命地向一位极致的美人分享我的今日。

今天的晚餐是抹茶蛋糕,上头点缀的一颗樱桃成了我终日的念想。我不太喜欢潮湿中袭来的热咖啡,黑深的颜色与沉闷的苦同热浪使我窒息。我昨晚做了一个梦,大致与它共存,自行迫使窒息的快感令我大汗淋漓,可我甚至开始品尝这一点新意。

深夜十二点是万物如死的时分,油灯将熄,我不愿用昂贵的魔法灯,也惰懒于操纵火元素再度点燃。是些许守旧和顽固的小心思,或许我应当将它称为叛逆期,实际上我处于懵懂,但我不明白我的想法是客观还是自以为是。这句话也是那样模糊。

如果我死在潮汐来的一个日子,也不会有人虚伪地哭泣,他们用死去的眼神凝视我,这棱角千奇百怪四处延伸,我会变成麋鹿吗?今天好像是圣诞节,我不喜欢烤鸡,父亲可能在大肆批判那些油脂,我也是听不到的。

我倾身将书籍沉沉合上,明天会来的吧,我甚觉此刻美好,因为书堆簇拥着我,我在这高耸的国度里见天光除去乌云,有山茶花的味道。

愿一叶障目。

————————————————

“它该庆幸没有被放在我的枕边,我会忍不住割去它的咽喉。父亲应也是这样的心理,将我圈养在此处。我想到这里,无端生出些欣喜。一切都是将来时。”


评论
热度(4)
©碳枝花追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