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枝花追吻

“采白鹿,仙去落场茫茫皑白。”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

迎着 LED灯的水流吧,乌长的睫毛密匝了一丛阑珊,双眼盛满玛格丽特。

塞顿的腰身极羸弱的样子,雪白的皮囊紧绷起凸出的肋排,像头顶摇摇欲坠的吊灯,四面地延伸出去,金银的灯臂光鲜得有限,地震中撼动了根基,浊火剧烈地颤栗,滚烫的蜡油坠又淌下来,在胸前横生斑驳。凹陷的腰窝里浑然一只惨白的圆日,在霞的潭水里紊乱了经脉的走向,信笔蹴踏金粉池里的烂桃花。

他仓仓促促攥住旧窗帘,昏黄犹有嫉妒的旧颜色,在相片里以岁月装潢竟也不知缘由。只觉眼皮死沉,鼻尖起落一排斜阳下的鸦雀,扑簌得直睁不开眼,拼死了睁开眼前也是破碎,像纺锤下封建偏爱的碎花布,燥热中搏命挺身地挣扎,撕扯开也仿佛各有春华。记不清曾几何时,透过黑猫的眼睛,黑夜里也有一双万花筒的。


评论
热度(2)
©碳枝花追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