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枝花追吻

“采白鹿,仙去落场茫茫皑白。”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

邪魅王爷不爱我。

和 @Masquerade 同一波沙雕ntm。


梅乐。


天地宫阙成桎梏,从未臆想过蜃楼升平里几分欢愉,不论何年何月都嗅得腐物里三魂恸哭,敲锣打鼓放了鞭炮上花轿,人世匆匆三五轮回未得知交,添了樽盏等一片幢幢鬼月,落进院里一口空井圆了又缺。正似窗棂脆生的一张白纸,月老红线都聚在灯火外边。生死不渡。


梅乐自也不在乎那些纷纭世说,长相不曾惊艳,也未成疮痍,清隽的小少爷,撂在觥筹会面里捉不着影,任秽物昏黄沾了他的耳目与身。慢条斯理脱下西装外套,里头的白衬衫笔挺又干净,被蜿蜒的肩胛骨捧开,选的无花色黑领带,修长的腿顶住漂亮的腰线,抚上便莫念春意繁景啦。


整世浸在迷醉里,他却掬了三江源的雪水,拢住一副尚未全开的瘦削骨头,脊梁随时能倒入一片镜花水月,弯弯的睫毛乌黑又长,带了一点缠人的小勾子,眼珠整个洇透了一汪金粉桃花,目光又那么专注,谁不爱这腌脏里三分温存。谄媚且极好笑的。


隔壁的王小姐就爱这邪魅王爷。她爱那迷人的香,那香味勾魂夺魄,会随着香氛的放射方式呈现出各种不同的香调,在不同的时间使用时,能够产生各种不同的魅力!


梅乐看她长长的鹅颈活色生香,切开来,肉香四溢,五味俱全,其间罅隙拌葱姜蒜瓣,浇上料酒辣油,一段雪白的藕臂如若柔荑,烙入蜜糖活色生香,妖冶地抚入发间,那金黄蜂蜜淋漓地蜿蜒下来,骀荡非常,玉手便更添甜美,仿佛罂/粟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一举一动迤逦缱绻,永不岑寂,欢快又逶迤,柳腰若隐若现,雕饰婆娑,用金龙鱼油爆炒微炸跌宕三两次,即可食用了。


岂不快哉。


他贪得无厌,只想做个此间寻欢客,食性者。


评论(2)
热度(3)
©碳枝花追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