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iyuueYep

 她教唆朝霞的。

       扑簌簌地铺天盖地下愁人的胭脂,冷漠的日光就炼作一柄白晃晃的尖刀,猛一掷扎头陷进浓妆艳抹的大地中去。枪炮骤至,掀膨满天地撩起的血红的纱,捅漏了钝重的气压,腐食的鸦雀呼啦啦地一阵坠过来,嗓眼里的歇斯底里叫醒了半死不活的。

       她掖着苍白的面,冷漠得就犹如那白日光。即使魔法被规制,显然凭借火热的身躯也能窜跃起毒辣的舌,囫囵将土地与众生吞吃掉。她委身缩进木林的庇佑,腐蚀的淤泥和血肉仿佛是紧捉住她的,依附着生者的怨恨的。她逃不掉。

       她像一条白鳞独眼的蛇,血液是蛰伏的冷,眼是绝伦的装饰品,独独地在清晨的暝色中摄人,细滑纤长的身悠悠地探出去。利索地装弹上膛,枪也是冈格尼尔,精致似曼妙延伸出的一截橄榄枝,一梭子子弹裂又涂了满地的脑.浆。

       她撅起嘴,轻声:“砰。”

       我不作弄点什么,是要疯了。她转着眼珠想。我不是来践行什么主义的!我要去对岸,对岸,对岸有多萝西娅。然后呢?然后可没有什么了,我想那么远作甚。

       死的,半死不活的,都是一样的。

       我要踏平残垣断壁,掀翻象牙塔,去月长河的对岸找她。

       我要活。


   
评论
热度(7)
“I AM THAT I AM.”

门牌号码1330317134,欢迎找我玩···!